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社会实践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团建工作 » 社会实践
三下乡[ 2018第42期 ] | 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暑期社会实践队赴长治市实践考察
2018-11-13

94ca3b96f3d049199627eee8cd37d8de.jpg


2018年8月5日,黎城调查小队一共考察了4个村,分别是中街村、下台北村、上台北村和七里店村。

早上8:30从基地出发,半个小时后到达中街村。中街村主要姓杨和刘,也有从平顺和其他地方迁过来的人,主要姓姚和王,村中种有桃子、核桃、葫芦、枣子和柿子等经济作物。村长说村里没有学校,孩子们大部分都去城里上学。之后,村长带我们去考察了村中的庙。


f7fcc8b2d43843ae943620ce751318e3.jpg

图为小组队员采访中街村村长


中街村有药王庙、观音堂、龙王庙、土地庙、观音殿和三官阁等。庙宇大多是新建或者重修过,其中龙王庙在之前还做过学校,三官阁现在已经成为村里的公示栏,也成为人们公共活动的场所,这不仅让我们思考庙宇在不同时期的作用。


8caad7a4ac2e4f39aff5f2c9adcca4e7.jpg

图为中街村龙王庙


10:47我们到达了第二站——下台北村,村中有文武庙、土地庙、五道庙、观音阁等。值得一提的是,文武庙中一个神龛里供奉了古坟爷,这是我们从考察开始第一次发现古坟爷,但是村民也不太清楚庙的来历,但我们猜想可能是一个地方神灵。


f26cbfeba8334f86955cf5696e1cdeae.jpg

图为下台北村观音阁


中午在基地进行休整之后,下午继续进行考察。

15:30从基地出发,黎城调查小队不顾恶劣的天气状况,坚持进行考察。15分后到达上台北村。村里以种玉米和高粱为主,每到6月13日的庙会,就会在村委会的工农兵戏台唱戏,一般都是梆子戏。村里的村志正在编撰,所以我们没有看到村志。


51c4206b553e4aa2b63f0eaff94f985f.jpg

图为调查小队冒着风雨坚持考察


16:00我们到达了村里的一家古民居。这家古民居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,原来位于村中最繁华的位置,据民居的主人说,他的爷爷张永庆曾在涉县开当铺,民居正中就挂着当时客户送的“和厚可风”的门匾。在与民居老爷爷的交谈中,我们了解到了许多有用的信息。但是因为村中其余庙宇的钥匙掌管者不在村中,无法进庙进行考察,所以我们只能明天再来进行上台北村的调查。


612e47b42d6446a18b736fb83b24459f.jpg

图为“和厚可风”的门匾


17:15到达七里店村。我们拜访了赵晚芹先生,赵晚芹先生曾被评为“当代乡贤”,还曾获得黎城县首届“十佳文化人物”文学创作类荣誉证书。在对先生进行简单的采访后,先生还赠予我们自己写的4本书,之后在先生的带领下,我们前往村中的庙进行考察。


87a5436bf82a4722a6fcc93a5e4c504a.jpg

图为赵晚芹先生


18:20到达关帝庙。关帝庙雕梁画栋,气势恢宏,庙内壁画已经200多年,在人民公社时期庙内曾经存放粮食,导致部分壁画有点毁坏,但价值仍然很高。之后我们还考察了女娲庙和土地庙,最后在19:30小队返回基地。


69e721dd110343febaaaa4666de2014e.jpg

图为调查小队和七里店村村长与赵晚芹先生的合影


2018年8月7日,历史文化学院暑期社会实践队--高平小分队对八义镇各个村庄进行考察。

上午8:12小队一行从高平基地出发,8:40到达八义镇,9:01分到达第一个考察点——范家山村,自村南下车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高耸的文明塔,文明塔坐北朝南,据当地村民介绍,该塔仅修建有三五年,文明塔的功能也不甚清晰。9:11分到达村北的炎帝庙,炎帝庙的门是锁住的,考察队一行根据村民的指示,开始寻找水根师傅取钥匙。很快水根师傅就帮我们打开了庙门。村北的炎帝阁一眼三间,气势恢宏,十分气派,坐北朝南,与文明塔遥相呼应。殿内西墙有三通碑,最早的是民国十三年的《范家山重修炎帝阁碑记》,剩下的两通碑年代都较近,分别是1997年的《范家山村重修炎帝阁碑记》以及2013年5月1日的《重修炎帝阁碑记》。在殿内还有年代更近的《重修炎帝阁捐款功德碑》。同时也了解到炎帝阁是范家山村和青岗村的分界。

9:47分,在水根的带领下,我们来到了土地庙,在村西的山上,沿着曲折的山路,找到了土地庙。土地庙坐北朝南,单殿,面阔三间、进深五椽,在北墙上有壁画遗存,北墙东部画着查察司和贵神,西部是判官和鬼王。另外村南有一观音堂,牌匾是敬老院。观音堂坐南朝北,有一新碑《范家山重修村中观音堂碑记》(1997年)。

令人遗憾的是村中的玉皇庙早已经废弃,在水根的帮助下,我们找到了玉皇庙的旧址,但遗址仅剩下了不算完整的戏台,戏台面阔三间,进深四椽,顶部样式为悬山式。除此之外,基本已经看不到任何玉皇庙的存在痕迹。匆匆拍了几张照片,考察队带着有些失望的情绪结束了范家山村的考察。范家山村主要姓氏为李姓,100户左右,人口有500左右,村中主要生产玉米、谷子、高粱等农产品,由于国家政策的补贴,近些年果树产业也开始兴起。村子并无庙会,据村民介绍,如果赶庙会需要到杨家庄。

考察队10:15分离开范家山村,经过了炎帝阁就到了下一个考察点——青岗村。青岗村就在范家山村的北方,人口情况与范家山村相似,有100多户、500余口。主要姓氏仍然是李姓。


a16df6fe9a6c486f9f6224c50f8962e1.jpg

范家山村炎帝阁


在青岗村西北,有一保存比较完整的观音堂。据碑刻资料记载,该庙创建时间要追溯到康熙八年(公元1669年)。正殿坐东朝西,面阔三间,进深四椽,顶部为悬山式,脊枋有题字,祭祀神灵为观音。正殿北墙角有一通《青岗村重修观音堂碑记》,修建时间是大清同治十一年,碑首为笏首方蚨,有碑座(67×48×31)。正殿两旁是南北配殿,在南配殿供奉二仙,面阔三间,进深四椽,顶部样式为硬山式,脊枋有题字,墙上有壁画。北配殿面阔三间,进深四椽,顶部样式同样为硬山式。在北配殿台阶下,有一《观音堂碑记》,为乾隆四十二年所立,碑首为笏首。在院落的东南角,发现了一通倒下的碑刻,由于缺少工具,不能看到碑刻的名称,仅从内容上了解到这是一块捐款碑,碑首为笏首,刊立时间也无法看到。戏台)位于庙宇的南面,面阔三间、进深六椽,顶部样式呈悬山式,戏台的北侧就是山门。戏台的修建时间同为乾隆丁酉年,也就是乾隆四十二年。


99c2f01e8af24ed5b5430f603315319e.jpg

青岗村观音阁院内碑刻(局部)


11:25分,考察队离开青岗村前往下一考察点师庄村,师庄村的土地庙比较特别,新的土地庙并未在原有的基础上翻修,而是换了新的庙址,从而也降低了新庙的历史价值。老土地庙位于一所民居的房后,土地庙已经完全废弃,经过寻找,仅仅在东配殿的东侧墙上发现了一块施地碑,碑文指出该庙建于顺治二年,即公元1645年。由于临近中午,街上已经没有什么村民,未能对村庄的一些基本概况进行问询。因此考察队决定午间休息,但考察队队员发现八义镇虽然开了很多饭馆,但大多已不再营业。等到找到就餐点时已经过了12:30,这中间耽误了很多时间。

下午2:30,考察队队员经过修正,继续开始考察,于15:10到达杨家山,据当地村民介绍,杨家山村有150户左右,约400人。在村北山上,有一废弃的老君庙,所看到的是单殿,但据村民描述,两配殿曾经存在,现已倒塌。

沿着山路继续前行,二仙庙在一片山顶的空地上赫然出现,虽是二仙庙,但里面供奉的神像只有一个,并且样子看上去是一名男子。更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门外的楹联上写道“二仙奶奶保两村”,“两村”指的是哪两村呢?当时并未得出结论,随着调查的深入,到南楼底村时才了解到,两村指的是南楼底和杨家村两村,该庙由两村共同投资修建,每年七月初二日在这里会有庙会举行。


700e56f52dd44362bfc2acfefe7d0f02.jpg

二仙庙(杨家山、南楼底村合建)


村西观音阁已经废弃,仅在门外墙壁上发现两块碑刻,一块长32厘米,宽49厘米,记录顺治十八年修建。一块长39厘米,宽70厘米。

结束了对杨家山村的考察,考察队于下午4:15到达张家沟村,张家沟村100户,300人左右,村中人主要姓氏是郭姓和张姓,庙会时间在八月二十二日。村东有新建的三官大殿,坐东朝西,墙上有壁画,脊枋有字,原庙是清朝年间所建。

据了解,山上有一块碑刻,村中的村民也证实了这一说法,但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寻找,山虽不高,蒿草却很丰茂,没有具体方位,最终只能放弃搜寻。下山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5:00,经过了一天的工作,太阳仍然兴致勃勃的炙烤着八义镇,考验着考察队的耐力。

5:03分时,考察队终于到达了这一天最后一个考察村落。南楼底村有70余户人家,约有300人左右,与杨家山村共同修建的二仙庙每年七月初二有庙会举办。主要姓氏是李姓。

关帝阁位于村北,坐北朝南,正殿面阔三间,进深三椽,顶部样式为硬山式,供奉关帝。在庙的台阶下有一乾隆六年的“关帝阁”匾额。


a03aef40eb7343e08bd64f11557794a0.jpg

关帝阁匾额


在关帝阁旁边有一佛堂,佛堂坐北朝南,据在门外东侧墙上的碑刻介绍,该佛堂刊立于康熙五十七年,长30厘米,宽51厘米。戏台面阔三间,进深四椽,顶部样式为硬山式。由于时间关系,考察队不能停留太久,在戏台前合影之后,带着收获和喜悦走上返程的道路。

从今天的考察来看,与村民的交流比较顺利,很幸运遇到了很多热心的村民,有的甚至冒着烈日带领考察队成员到达考察点,这也提醒着我们考察不仅仅要有对原始材料的渴求,良好的沟通能力同样是一条别样的捷径。另外,以师庄村的土地庙为例,不同于一般情况,其新址并未选在旧址的周围,偏离了原有位置,在以后的调查中要有所关注。


ec08ce4b10924b97b5385c6c980eebde.jpg

考察队在南娄底村与当地村民合影